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您好!欢迎登陆凤县政法网网站

  • 站内搜索:

从小被父母抛弃又遭遇老公背弃 她遭遇了什么

[ 信息发布:祝秀琴 | 时间:2020-03-06 | 浏览:3470次 ]


  广西壮族自治区,美丽的八桂之地,拥有十万大山的壮美、千百条河流的秀美和喀斯特地貌的奇特,有浓郁的民族风情,又是全国三大侨乡之一。1983年2月,黄丽娟出生在这个美丽的地方,虽然家庭贫困、学识不高,但黄丽娟性格乐观、积极。

  黄丽娟自小被亲生父母抛弃,由一个孤寡老人收养。比起其他人,她的童年肯定是不完整,缺少更多关心和爱护。但人生和命运总是会有高低起伏的,虽然童年比大多数人不幸,但是2000年,黄丽娟在广东佛山打工时在一次老乡聚会上,认识了现在的老公伍桂标。为人老实勤劳、细致体贴的伍桂标,第一次相见就给黄丽娟留下了深刻的好印象,伍桂标好像也对黄丽娟充满好感。从此,年龄相近又同是单身的他俩,因为同在异乡打工,有了更多的共同语言和交流的机会。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黄丽娟了解到,伍桂标也像她一样,自幼被亲生父母抛弃,被他人收养,家境一直十分贫困,养父母都60多岁且体弱,至今仍然住在几间破破烂烂的瓦房里。伍桂标上面还有两个姐姐,目前两个姐姐和姐夫都在佛山租了田地种菜种花谋生计。随着彼此了解的加深,黄丽娟和伍桂标这对同病相怜的青年男女,对彼此的印象越来越好,互生爱慕之心,开始了恋爱,直到2004年结婚。婚后夫妻双方感情和睦,憧憬着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共同创造属于他们的美好生活。伍桂标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没有什么不良嗜好,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亲戚朋友和邻里都很看好他们的未来。虽然不是特别富足,但是凭借夫妻的共同努力经营,小家庭也过得相当有滋味,两个儿子的先后出生,更是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限生机和希望。

  为了让今后的生活更有保障,丈夫伍桂标就留在广东佛山打工,黄丽娟则回到老家带小孩。伍桂标每个月都按时寄生活费回家,隔三岔五就打电话关心黄丽娟、儿子及养父母。直到2006年,黄丽娟感觉到老公有了新的变化,生活费不像以前那样准时寄回家,电话也来得少了,有时打老公的电话要么不接,要么不回。黄丽娟感觉到危机来了,开始猜疑伍桂标是不是外面有女人了。带着疑问,2007年小孩断奶后,黄丽娟随即和丈夫一起到广东佛山进厂打工,将两个年幼的儿子留在乡下给家公家婆照顾。刚在广东的半年时间里,黄丽娟还能安心打工,每个月都将打工挣的钱寄回家,给两个儿子和家公家婆做伙食费。然而好景不长,2007年7月起,她发现丈夫经常外出,而且也不说去哪里,一走就大半天以上,电话也打不通。她心中充满怀疑和困惑,难道自己的老公真的像此前猜测的那样有外遇了,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为了揭开谜团,黄丽娟趁老公不在家,偷偷翻了他的箱子,希望能从中发现一点蛛丝马迹,结果发现一本《神的三步作工》。因为自己之前读书不多,所以对读书有一定的喜好,还可以多认识字,黄丽娟就把这本书拿来看。

  一天,正当黄丽娟利用工休时间全神贯注地看书时,伍桂标回来了。他一进门看见自己的箱子被打开了,黄丽娟正拿着自己藏在箱子里的《神的三步作工》看得津津有味。伍桂标一个箭步上去把书抢了过来,抱在怀里,生怕再被抢走,还满脸怒火地训斥妻子:“你怎么乱翻我的箱子,拿我的书来看!”

  看着一脸怒火的丈夫,想到自认识、结婚以来他还没对自己发过这么大的火,黄丽娟顿时感到很委屈,眼泪稀里哗啦地掉了下来,一边哭一边回应说:“你平时休息时间老不在家陪我,我一个人觉得无聊,看你有一本书,所以就拿来看了。”

  看到妻子这个样子,伍桂标心里产生了一个念头,既然妻子发现了这本书,不如把她也带入“全能神”的行列中来,于是开始对她讲人是怎么来的、神创造天地万物、要信神才能保平安等。就这样,噩梦开始了。

  原来,伍桂标,这个他人眼中的好男人、好丈夫,在2006年认识了同样到广东佛山打工的老乡志红,这个志红曾经当过兵,现在是“全能神”信徒。伍桂标正是经过这个老乡“传福音”接触了“全能神”,被洗脑后进入该组织,现在正要亲手将自己的妻子和家庭推向火坑。出于对丈夫的信任,原本就没有多少科学文化知识的黄丽娟也开始相信“全能神”。从此,她原本平静的家庭生活被打破了,开始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黄丽娟谈起怎么会相信“全能神”时,心里满是悲伤和痛苦,她说:“说实话,刚开始我丈夫神神秘秘地对我说:现在到处都是天灾人祸,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保平安得拯救时,我是不太相信的,还埋怨他变得神经兮兮。后来,我丈夫就带回来《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三步作工》《最后的船票》等几本书,叫我下班后有时间就看看,还让我别错过了最后蒙拯救的机会。当时我就想,别人可能会骗自己、吓自己,自己的丈夫总不会这样没良心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开始看他带回来的书。丈夫还经常带所谓的兄弟姐妹回来跟我‘交通’。那些兄弟姐妹和我说天地万物从哪里来的,人从哪里来的,为什么现在会有那么多的灾难降临,社会上为什么那么多犯罪的人;还说四川大地震是神在发怒,因为这里是抵挡神最严重的地方;说不信神的就是魔鬼撒旦,是大红龙的子孙;还说任长霞是被神惩罚的,让其死的时候面目全非;说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保平安得拯救,才不会坠入灾难中;他们跟我说世界末日就快来了,现在是信神蒙拯救的最后机会;还说一个人抵挡神,神就把这个人灭掉,一个国家抵挡神,就把这个国家毁灭,一个民族抵挡神,就把这个民族消灭等等。他们三番五次地来向我传福音,并拿那些恐吓人的话来吓唬我。就这样,原来啥都不信的我,开始跟着老公相信‘全能神’,并按照教会的要求,起了两个灵名,一个叫杨芬,一个叫黄晓玲,也写下了不止一次的保证书,聚会的时候就会写,每次都保证宁死也不背叛神,就像恩典时代的犹太人一样,自愿接受各种各样的惩罚,反正就是怎么狠毒就怎么写。从此,这些写下的保证书就像一个个枷锁紧紧地锁住了我,让我失去了理智,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据黄丽娟的工友讲,没信“全能神”时,黄丽娟活泼、乐观,喜欢和工友打成一片,经常一起吃饭,收工后一起聊天,同事有特殊需要调班换班,她总是乐于帮助,和工友的关系都很融洽。但是,自从黄丽娟信了“全能神”后,就变得寡言少语了,好像做了贼似的不太和工友说话,神神秘秘很冷很酷的样子,没有一点笑容。大家问她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需不需要帮忙,她总是说没有,说完就不再搭理工友,自己做事情。大家都感觉到,黄丽娟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变得好像有点难以理解、难以捉摸、难以相处了。直到后来,黄丽娟不再相信“全能神”了,才和同事解释说,以前是她疑神疑鬼,每次都在观察工友,都要试探一下哪个工友信神,只有信神的工友才与其说话,自己也确实变得很孤僻,傻傻地活在“全能神”描绘的世界里,一下班就赶去聚会,只把“全能神”里的兄弟姐妹当作亲人,和工友们的感情就疏远了。

  自从黄丽娟跟着丈夫相信了“全能神”以后,夫妻俩变得更加聚少离多了,互相之间的信任也少了。因为传福音的需要,他们两个人经常变换电话号码,见面也少,就算在一起,也很少谈论家里的事,谈的说的都是要如何敬奉神、侍奉神的事。老公甚至和她说,要是她被抓了,就要说自己的老公得癌症死了,父母也死了,没有生小孩。原来很疼爱孩子的黄丽娟,慢慢地也变得不再牵挂老家的孩子,以往一发工资就想着给老家寄伙食费,信了“全能神”以后没有了固定工作,收入明显比以前少了,然而黄丽娟只要一发工资就想着要敬奉神,因为她相信“全能神”说的“神的作工要结束了,快点预备善行,要以神家的利益为重”,于是基本不管家庭了。

  说到不管家庭,黄丽娟说:“这6年来,我总共为神奉献了3万多元,现在两手空空,啥都没有了,别人家都建起楼房了,可我的父母双亲和两个孩子至今还是住在平房里,家里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不但几年来辛辛苦苦挣的钱奉献给了神,还变得六亲不认,别说平时很少给老人孩子打电话了,就连逢年过节也极少回家与家人团聚,亲戚朋友间也没有来往,因为那时我们都认为他们没有信神,都是撒旦,没有共同的话题。因为“全能神”说神家没有过年过节的风俗,即使回家,夫妻两人都是待在家里,听听歌,看看小孩,没怎么出去和人交往,偶尔去一下二伯那里,还是有目的的,想向他传福音。他是做医生的,比较有文化,不但不信,还把我们骂了一通,后来回去叫他他都不理睬我们。特别是2010年回家那一次,小儿子见了我都不认识我了,对我说‘你是谁,怎么来我家’,家公家婆很气愤地骂我们俩不务正业,变得傻傻的。那时我想着没事的,神要我们忍痛割爱,神会帮我们处理好这些的。信神这么多年来,回家、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到最后压根没有,连家公家婆、小孩生病都不知道,更别说回去看看或是电话问候寄点钱什么的。现在想想,真的很后悔,自己枉为人女、枉为人母,很对不起父母和两个儿子。”说到这里,黄丽娟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当人们问她,“全能神”鬼鬼祟祟的,为什么还会相信?黄丽娟说:“当时也确实感觉到,参加这些活动偷偷摸摸的,一点都不光明正大,也有过怀疑,但是,当想到‘全能神’说,现在神的作工是隐秘的,到以后才公开,先隐秘后公开,先拯救后毁灭。那时也不知真假,加上自己又写了很多不怀疑神、不背叛神的保证书,心里就很怕很怕,反正就是怕,怕真的有惩罚,有报应,所以就一直都不敢放下。”

  说起担惊受怕的经历,黄丽娟说起了这么一件事,那是2012年12月21日前,上面发短信给黄丽娟及其他兄弟姐妹,让他们转发出去,其中有一条内容是“你们快信‘全能神’,快来祷告吧,只有‘全能神’才能拯救人”。黄丽娟接收到短信后,立即转发给自己的亲朋好友。那时的她,为了让更多人得拯救,更是努力地急着出去传福音,因为“全能神”说“没有善行,神是不要的,不会保佑你的。只信神不为教会做贡献,就相当于混死、等死”。那些短信上还说要黑三天三夜,黄丽娟为此还去买了手电筒、热水壶、食物等,那时真的给吓怕了,吓得她连门都不敢出,睡觉也不安稳,还讲梦话,几次从噩梦中惊醒,醒来以后就跪在地上祷告,祈求“全能神”的拯救。三天过后,一切如常,黑三天三夜也没有来,这已经证明“全能神”在骗人,但黄丽娟没有像正常人那样去想,而是在“全能神”的恐吓及精神控制下,只想着顺服神。所以,就算世界末日没有来,她还是一样继续按照“全能神”的指示做事。现在再次讲起这事时,她说:“真的觉得自己很傻、很可笑!”

  因为黄丽娟在“全能神”组织里表现比较积极、活跃,“上级带领”就安排她负责两个聚会点,一个点可算作是小排。自从当上“排长”后,她更加积极主动了。“全能神”说出去传福音就是尽最大的本分,还说要维护神的利益,以神的工作为第一,以自己的生活为次,因此黄丽娟打工也变得不安心,一上班就想着下班后该去哪里传福音,还经常和兄弟姐妹一起聚会、唱神歌、吃喝神话。为了不让人发现,黄丽娟还按照“全能神”的要求,平时用暗语和兄弟姐妹们联系。比如说大姐吃饭了,意思就是聚会;上街就是出去的意思。出去参加聚会时,黄丽娟也不敢穿平时自己喜欢的衣服,出门前还要乔装打扮一下,鬼鬼祟祟、神经兮兮的,害怕被别人认出来。

  往事不堪回首。黄丽娟说:“想想自己在没有信‘全能神’时,健谈开朗,对父母孝顺,疼爱孩子,善待丈夫,常跟别人说心里话,算得上是个好儿媳、好母亲、好妻子。‘全能神’让我对人不能说真话,甚至说自己的老公患癌症死了,上没有父母,下没有孩子,也让我变得六亲不认,不顾家不顾业,整天躲来藏去,偷偷摸摸,每天都生活在‘全能神’制造的恐怖当中,诚惶诚恐不可终日,家也变得不像家。”

  幸运的是,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黄丽娟终于从“全能神”的精神控制中走了出来,重新找回了自己。现在的她很珍惜眼前的生活,与家人的关系又和以前一样好了,特别是两个儿子,只要一回去,就扑上来抱住她,“妈咪,妈咪”叫得很亲切,让她感到做母亲无比开心、幸福。两个小孩以前由于缺少父母的关爱,孤苦伶仃的,一个很调皮到处惹事,一个就很孤僻。现在妈妈回来了,孩子们慢慢地变得开朗和懂事了。说起这两个孩子,黄丽娟既愧疚又庆幸,愧疚的是此前6年,亏欠孩子太多太多,庆幸的是自己没有继续在邪路上走下去,让孩子们重新有了母爱。

    但是,她的丈夫伍桂标自2010年9月回来过后,这么多年来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父亲患病在家,不但没有回来照顾,甚至连个电话问候都没有。2015年7月,黄丽娟的家公由于身患重病不幸去世。老人的后事都是由黄丽娟和两个姐姐在乡亲们的帮助之下处理的。

  谈起目前自己丈夫的状况,黄丽娟本人很无奈,也很难面对。她说,以前夫妻俩感情那么好,现在突然变得杳无音讯了。周围的老乡都和她说,像这样的老公,有也跟没有一样。黄丽娟听后十分伤心,但又无可奈何,想想也是“有没有都无所谓”。她也曾试着问两个儿子:“如果以后见到爸爸了,你们会怎样对他?”大儿子说:“妈妈你说怎么样对他就怎么样对他,我听你的。”小儿子说:“我的爸爸死了,我没有爸爸,把他从家里赶出去。”听了两个儿子的回答,她的心里更不是滋味。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版权所有:中共凤县县委政法委员会 地址:陕西省宝鸡市凤县市民中心 电话:0917-4762744 宝公网安备(2015)第61033000020号
邮箱:sxfxzfw@163.com 陕ICP备14000133号 技术支持宝鸡市世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总访问量:12074800 今日访问量:12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