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反邪教


“法轮功”的行为控制(下)

[ 来源: | 作者:祝秀琴 | 发布时间:2023-11-16 | 浏览:1023次 ]

(六)充满邪性的“发正念”

1、“发正念”的内涵及其要求

“发正念”是李洪志确定的“大法弟子”“正法”时期的“三件事”之一,并以此作为排除异己的重要手段。

在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李洪志要求习练者“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此时李洪志用的是“用正念正视”而不是“发正念”。在2001年7月抛出的《正念的作用》经文中,才明确提出“发正念”这一概念。他说:“我叫弟子们发正念……为了减少对大法以至大法弟子的迫害……同时救度众生,圆满大法弟子的世界。”李洪志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解释说:“大家知道我们都在定点清除邪恶,也就是说发正念。发正念这个词儿在过去是不这样叫的,过去就是神通,使用神通,佛法神通,常人叫功能。”

由此看来,所谓“发正念”就是“法轮功”人员运用自己的“神通”“功能”来清除他们心目中的“邪恶”活动。

在2001年年底《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和2002年《北美巡回讲法》中,李洪志将“发正念”作为“法轮功”当务之急的“三件事”即“三大任务”之一。

为了使“发正念”成为“法轮功”的经常性活动,“法轮功”对“发正念”的动作要领进行了统一,“明慧网”专门登李洪志“发正念”的示范照片。同时,“明慧网”要求从2001年6月10日起,“全世界大法弟子将每周一次,在固定时间内共同发正念清除三界内破坏大法的邪恶”,固定的时间是每周日上午5点、6点、7点,每次5分钟。这样一来,“发正念”就不仅仅是习练者的单个行为了,而是由境内外全体“法轮功”人员参加的群体性行动了。

李洪志为了让弟子们相信“发正念”的作用,把“发正念”迅速推开,他在多次讲法中大肆吹嘘“发正念”,将其说得神乎其神。

李洪志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在发正念的时候确实清除了许许多多坏东西……现在你们发正念时,一立掌,邪恶的生命马上就逃走了”;“如果每个学员都能做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告诉大家,同时发正念,那五分钟邪恶就在三界之内永远不再存在了。”

总之,李洪志将“发正念”吹嘘到了肆意妄为的地步了。这跟《转法轮》早期版本中《李洪志先生小传》描述的李洪志想进入玻璃之中就能进入、想出来就能立即出来的“神通”如出一辙。

当然,像人们始终没见过李洪志的“神通”功能一样,“法轮功”的“发正念”也始终没有显示出效果,有的却是一次次“发正念”,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出丑。2006年3月,患有肾病的“法轮功”习练者洪飞和身患肺癌晚期的刘淑敏,本应到医院就医,但却选择了由当地“法轮功”分子集体“念经”“发正念”治病的方式,延误治疗而死亡。

2、“发正念”在精神控制中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可借机强化习练者的“正念”,达到加速或巩固洗脑的目的。李洪志要求习练者“发正念”,首先必须强化“正念”。在《正念制止行恶》中说:“你们在正念强、没有怕心,没有人的执著、顾虑心与仇恨心的状态下有效”;“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正念一强,其实什么都能解决”(《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二是可借此给习练者壮胆,去掉怕心。“发正念”毕竟给了“法轮功”人员一个自以为天下无敌的精神武器,使其敢于对抗政府与法律。许多顽固痴迷者确实以“发正念”作为手段进行对抗,十分猖狂又十分可笑。事实上,“发正念”对于那些被李洪志用来当枪使的痴迷者来说,是一副精神麻醉剂,正好达到了李洪志控制习练者行为的目的。

三是通过“发正念”大量占用习练者的时间,从而达到控制睡眠,促进洗脑的目的。现代医学研究表明,睡眠有障碍时,可导致中枢神经系统尤其是大脑皮层功能失常,进而引起其他疾病的发生。

“法轮功”明确规定:北京时间每天上午5点、6点、7点,在这三个时间内,每次5分钟。无论走路、吃饭、上班,在任何环境下都可以,集中思想,不一定打坐;另外,建议在“发正念”清除邪恶之前,先静下来5分钟,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

这些“发正念”间隔时间短,活动密集,导致很多习练者出现睡眠问题,有些刚躺下又要起来“发正念”,屡次重复“起来‘发正念’——躺下睡觉”的动作,严重扰乱了他们的生物钟和休息规律,减少习练者的睡眠时间,让人的神经功能失常,记忆能力下降,精神恍惚。这对“法轮功”邪教加强对习练者的精神控制起到促进作用。

(七)掩盖事实真相和政治野心的“讲真相”

1、“讲真相”的提出及其发展演变

“法轮功”被依法取缔后,通过国内新闻媒体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罪行的揭露,绝大多数“法轮功”习练者表示不再习练“法轮功”。

在此形势下,蛰伏在美国的李洪志大半年时间里没有露面,直到2000年6月,李洪志终于找到了“证实大法,讲清真相”这一挽救“法轮功”厄运的妙计,对习练者提出了“讲真相”的要求。他连续抛出《预言参考》《昭示》《窒息邪恶》等经文,反复要求习练者们要“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所有今天为证实大法讲清真象的学员做得非常好,我对这个是做了充分肯定的”。

在2001年年底《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李洪志说“讲真相”是“正法”时期“法轮功”习练者最重要的事。

自李洪志提出“证实大法,讲清真相”到2004年11月抛出“九评”前,可视为“讲真相”的第一阶段。这一阶段的“讲真相”的基本要求是从家中走出来,到社会上滋事捣乱,向党和政府施加压力,要求给“法轮功”平反,扩大政治影响,捞取政治资本。内容主要是向世人讲述所谓“法轮功”遭受中国政府“迫害”的“真相”,并针对国内新闻媒体揭露的罪行劣迹进行抵赖和掩盖。在社会舆论的强大攻势面前,这一阶段“法轮功”的“讲真相”是为了招架防御。

自2004年11月“法轮功”炮制的“九评”系列文章出笼后,“讲真相”的内容和性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即由原来的讲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为主,转变为对党的全面攻击、诬蔑和否定。与此同时,李洪志还纠集人员成立了所谓“中国过渡政府”,一系列反政府活动紧锣密鼓地展开。由此,以“九评”出笼为标志,“讲真相”开始由防御转为反扑。

2、“讲真相”的主要内容

综合2001年至2010年间“法轮功”所谓“讲真相”的内容,主要集中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抵赖和掩盖“法轮功”残害生命等显现邪教特征的劣行恶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对国内媒体揭露其违法犯罪、残害生命的事实采取了百般抵赖、拒不认账的态度。

如对2001年“法轮功”痴迷者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的抵赖。李洪志和“法轮功”对天安门集体自焚事件不但矢口否认,而且还倒打一耙,栽赃陷害。并利用技术手段,把现场的音像资料进行加工拼接,捏造出大量所谓“疑点”,指使习练者把这些所谓“疑点”制成光盘广为散发,并利用电视、广播、报纸进行宣传,以此向世人“讲真相”。

当然,“法轮功”这种无赖手段是不可能得逞的,转化后的自焚事件当事人王进东、刘云芳、薛红军等人,都以自己的真实经历向前来采访的中外媒体澄清事实。“法轮功”这种栽赃诬蔑的行为,只能使世人进一步看清该组织的无耻面目。

二是造谣诬蔑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这是“法轮功”“讲真相”讲得最多的。“法轮功”媒体将那些因“走出来,讲真相”违法犯罪而被依法惩处的“法轮功”人员,都说成是“迫害”“法轮功”的例证。将关押“法轮功”罪犯的监狱说成是“魔窟”,造谣“法轮功”人员在服刑期间“被强迫注射或灌食多种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并遭受鞭打、电刑、冷冻、火烧、捆吊等酷刑”。还编造了大量所谓“受迫害”案例,连篇累牍地出现在“明慧网”或“大纪元”上,其中最典型的是“法轮功”编造并大肆炒作的“苏家屯活摘人体器官”的谎言。

2006年3月,境外“法轮功”媒体连续发表文章,耸人听闻地声称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地区有一个专门关押“法轮功”人员的集中营,关押了6000多名“法轮功”人员,其中三分之二已经死亡,称这些人被活体摘除了器官出售,尸体则被投入焚尸炉焚烧。随后,他们又指称这个“集中营”就设在地处苏家屯地区的辽宁省血栓病中西结合医疗中心,并在网上公布了该医院及所谓“焚尸炉”照片,并称有记者、老军医作证。报道一出,一片哗然,似乎在沈阳苏家屯真有一座关押“法轮功”人员的“人间地狱”。

事实上,辽宁省血栓病中西结合医疗中心是一所在血栓病治疗方面有专长的医院,共有300余张病床,每年接待不少外国患者。什么“集中营”“焚尸炉”,完全是子虚乌有的捏造。2006年3月22日至4月14日,美国驻沈阳总领事馆、美国驻华使馆的官员和日本电视网广播公司、香港凤凰卫视等媒体记者先后详细考察了苏家屯地区和该医院,媒体还作了相关报道,均证实所谓的“集中营”根本不存在。美联社2006年4月12日报道,美国驻华使馆一位女发言人在接受采访时说:“根据目前了解的情况,这家医院的功能就是一家医院。”

三是传播“九评”,煽动“三退”,妄图推翻党的执政地位。2004年11月中下旬开始,“法轮功”抛出了“九评”系列文章,明确提出了推翻党执政地位的政治纲领。

与“九评”出笼遥相呼应,李洪志亲自导演了“三退”闹剧。2005年2月15日,李洪志抛出《向世间转轮》经文,以带头“退团”来煽动“三退”。在李洪志的操纵和煽动下,“法轮功”以“假姓”“假名”“代号”“打电话”“梦中三退”“代人三退”“死人三退”等各种闻所未闻的造假形式开始“三退”,炒得热火朝天。(编者注:截至2023年8月底,“大纪元”公布的“三退”人数高达4.18亿,这个数字还在以每天四万至八万的数据“稳步”递增。这个数字究竟有多少人相信,恐怕李洪志心中自明。)

四是诽谤、恫吓、威胁从事反邪教工作的干部群众、政法干警。“法轮功”无视人权和法律,对参与反邪教工作的人进行威胁、恐吓和骚扰。“法轮功”把从事反邪教工作的干部和基层群众视为“恶人”,“明慧网”专门设立了“恶人榜”栏目。他们把搜集来的这些“恶人”住宅电话、家庭情况,甚至将其亲属、子女的工作单位、学校名称也上网公布,指名道姓地恫吓辱骂,威胁“不善待大法就要遭报应”。对已转化的“法轮功”习练者,李洪志更是恨之入骨,咒骂那些转化人员是“叛徒”“犹大”,宣称要从“法轮大法弟子”中“清除这些隐藏的毒瘤”。

3、“讲真相”的方式、方法

在“讲真相”的方式方法上,李洪志言传身授,“法轮功”组织采用了许多“常人”从来没有用过也不敢用的流氓无赖手段,主要有以下九个方面。

(1)煽动习练者进京滋事。自2000年起煽动习练者进京滋事,一直是李洪志“讲真相”的重点目标。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李洪志多次暗示习练者到北京、到天安门广场闹事。他说:“不论是你走到天安门去,你在其他环境向世人讲清真象,还是在国外所做的洪法、揭露邪恶的真象,都是伟大的。”

(2)大量印制、散发“法轮功”传单、光盘等宣传品。李洪志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你们别小看了往国内发的一张传单、一本资料、一个电话、一个传真,各种信息,起的作用是相当大的,对邪恶的震慑和消除起的作用是巨大的,真的是巨大的”;“很多学员在默默地做着大量的讲真相的工作,发传单哪,打电话,利用电脑网,上领馆哪,还有的通过各种媒体形式在向世人讲述着大法的真相,揭露邪恶的迫害。”

按照李洪志这些“旨意”,早期境外“法轮功”组织向境内邮寄了大量“法轮功”宣传品,包括传单、标语、图片、书籍、报刊、录像带、录音带、光盘等。而国内的“法轮功”分子为逃避打击,采取地下活动的形式秘密印制“法轮功”宣传品,在夜深人静之时出动,到居民区、交通干线张贴散发。

(3)利用现代媒体。在西方反华势力的支持下,“法轮功”投入巨资,建立起了包括报纸、电视、电台、电影厂、网站在内的体系完备的宣传媒体,主要有“明慧网”“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神州电影制片厂”“阿波罗网”“看中国网”“人民报网”等。这些媒体在“法轮功”总部的直接指挥下,成为“讲真相”的喉舌。特别是“明慧网”“大纪元网”,还承担了传达李洪志和“法轮功”总部指令的任务,成为操纵习练者行为的指挥工具。

(4)举办“神韵演出”。“法轮功”在所谓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的幌子下,借机传播“法轮功”的邪教观点和政治主张。从2004春节起,“新唐人电视台”就开始每年新年、春节期间搞文艺晚会,后来又发展到搞“神韵巡回演出及系列大赛”。

(5)攻击卫星和搞电视插播。自2002年6月23日攻击鑫诺卫星以来,“法轮功”非法攻击卫星电视达数百次。我鑫诺卫星、亚洲3号卫星、亚洲4号卫星、亚太5号卫星、亚太6号卫星都先后遭到“法轮功”组织非法攻击。此外,境外“法轮功”组织还偷运电视插播设备入境,教唆境内“法轮功”顽固分子插播广播电视。

(6)拨打骚扰电话。“法轮功”组织搜罗到国内党政机关、部门领导、政法干警、基层干部以及已转化的原“法轮功”习练者电话号码后,全天候地拨打骚扰电话、播放他们录制的反动宣传录音、发送反动宣传短信及传真。

(7)使用“真相币”进行反动宣传。“法轮功”竟想出在人民币上印“法轮功”宣传口号的伎俩,这种卑劣行径也受到了李洪志的充分肯定,他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有人说人民币上写上……我说这办法真好。这钱扔又扔不了、销毁又销毁不了。”

(8)在中国驻外使领馆周围和中国重大外交活动中滋事捣乱。为制造国际影响,李洪志极力煽动境外“法轮功”人员到中国驻外使领馆前集聚滋事。

(9)利用重大国际会议、国际体育比赛闹事。自2000年以来,在西方反华势力支持下,“法轮功”将联合国人权大会作为攻击中国政府的一个重要场所,多次派出人员,通过举办“记者招待会”“听证会”“集体练功”等多种方式滋事,攻击中国政府。2009年2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议中国人权状况前,“法轮功”及一些反华组织借机对中国政府发动攻击,在所谓人权问题上做文章。“法轮功”旗下“大纪元”网站在2009年1月30日发表所谓“联合国审查中国人权现状”文章推波助澜。在2008年中国北京申办奥运会、筹备奥运会、奥运会召开前后,“法轮功”更是一刻也没有停止过闹事,还不断制造谣言,直接扬言奥运会主会场存在安全问题、运动员的食品存在安全问题、空气质量存在污染问题等。“法轮功”的“逢中必闹”“逢事必闹”将其邪恶本性暴露无遗。

4、李洪志对“讲真相”行为的控制手段

由于“讲真相”具有明显的违背道德、违反法律的性质;由于“讲真相”的内容及要求与原来以“学法”“修心性”为主,“绝对不参与政治”等“法理”完全矛盾,前后不一,因而推行起来并非没有阻力。境外的习练者有的犹豫着而迟迟不见行动,境内的“法轮功”习练者“讲真相”必然会受到法律的惩处。这些因素致使许多习练者对走出来“讲真相”持消极态度。为了将众多“法轮功”习练者从家中赶出去“讲真相”,李洪志采取萝卜加大棒的策略,自2000年起,连篇累牍地发表经文,连续到各地“讲法”,从法理上、行动上加强控制。

一是将习练者的个人“圆满”目标转变为“救度众生”的群体性目标。为了将修炼者从家中赶出去,李洪志否定以前确定的在家中读书、学法、以“修心性”为主的修炼方式和追求个人“圆满”的修炼目标。

李洪志在2002年《北美巡回讲法》中宣布,习练者“个人圆满标准的考验根本就不算什么……大法弟子的责任哪,不是为了个人圆满,而是在证实法中救度众生”;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说:“所以说你们讲真象最主要的目地是在讲清真象的时候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这是第一位的,这是你们讲真象的真正目地。”

这种“个人圆满”目标向“救度众生”的“群体圆满”目标的转变,一是李洪志为修炼者个人“圆满”的无法实现找的一个借口;二是为驱使“法轮功”人员走出家门提供了“法理”依据;三是从思想上强化了习练者的群体性行动观念,将习练者牢牢地绑在以“讲真相”“众生圆满”为目标的整体战车上。

二是将过去“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的修炼形式,转变成走出来“讲真相”才是最好的修炼形式。过去以“修心性”为主、有问题“向内找”的修炼要求显然已不适应滋事捣乱的要求,李洪志索性将过去的修炼形式予以否定,而将走出来“讲真相”作为新的基本修炼方式。

2004年9月,李洪志连续发表《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两篇经文,正式宣布“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的阶段”已经结束,把“全面讲清真相”作为修炼的主要形式。

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李洪志甚至将“走上街头去讲真相、发资料,还是坐在领馆前揭露邪恶”,作为“修炼自己、证实法”的方式。这种修炼观念的转变,无异于强行将习练者从在家中“学法”“修身”“练功”活动中赶出来,拉入“讲真相”闹事的行列。

三是对弟子进行“封神”。2000年10月21日,李洪志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大家不只是在承受人给你们制造的魔难。因为你们有修炼好的那一面,你们是伟大的神。”2003年4月20日又抛出《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称:“今天大法弟子能够走到最后那一步,就是开创了人成神之路,这是历史上从来没有的。过去真正走出三界的都是副元神,三界内有一部分是带有身体修成的,也都是三界之内的神。而这次大法弟子人体不但要修出三界,我还要叫你们修到不同层次,直到极高的王、主。”

李洪志的这一“封神”招,一是可以满足习练者们追求成佛成神的心理需求,稳定其情绪;二是能增强“法轮功”群体的超凡脱俗的优越感、高贵感,使他们为保住自己与常人不同的神的地位而心甘情愿地听从李洪志的指挥控制。

四是公开撕掉“永远不参与政治”的假面具。为了蒙蔽世人、吸引习练者,李洪志掩盖政治野心,树起了“永远不参与政治”的招牌。李洪志在《大圆满法》中写道:“法轮大法学员,以修炼心性为本,绝对不干涉国家政治,更不得参与任何政治性争端及活动,违者即不是法轮大法弟子。”此后,先后抛出《修炼不是政治》《大法金刚永纯》《不政治》《不是搞政治》等经文,反复强调“不投靠任何国内国外的政治势力”,“永远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等。

但是,当李洪志野心膨胀后,就违背承诺、出尔反尔,在2007年2月的《再论政治》中提出:“如果‘政治’能够揭露‘迫害’,‘政治’能够制止迫害,‘政治’能够帮助讲清真相,‘政治’能够救度众生,那这所谓的‘政治’有如此的好处,何乐而不为之呢?”

五是对那些拒不出来的弟子横加指责并进行威胁。李洪志对那些行动不积极的弟子十分恼火,动辄指责训斥。李洪志说:“那些不出来的、躲起来的、站到邪恶者一边认识的怎么还能是大法弟子呢”(《导航》);在《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经文中,李洪志称那些不听话的弟子“人心太重”,威逼他们要“清醒”,做好“三件事”,否则就只能在“绝望中”看着别人“圆满”了。

2004年10月,李洪志又抛出《也棒喝》经文,对那些仍不出来闹事的弟子们进行“棒喝”。他责问道:“特别是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在所谓的在家看书中向大法索取,这是什么人?”

5、“讲真相”在强化李洪志对习练者行为控制中的作用

从“讲真相”的提出到发展过程可以看出,“讲真相”的过程就是李洪志对修炼者进行控制的过程。

一是达到破坏心理矫治、继续控制“法轮功”修炼者的目的。团结教育挽救绝大多数,将绝大多数“法轮功”习练者从邪教的桎梏下挽救出来,是中国政府处理“法轮功”问题的始终如一的基本方针,这一方针体现了以人为本、保障人权的理念,也是从根本上铲除邪教的釜底抽薪之策。所以,李洪志害怕中国政府的挽救政策。李洪志明白,“法轮功”习练者的存在是其政治资本,所以,为防止习练者被转化,就要煽动他们对党和政府的不满情绪。

二是达到栽赃陷害中国政府的目的。事实证明,是李洪志的一次次“讲法”、一篇篇“经文”,将众多本不情愿闹事的习练者送进监狱,因此,李洪志才是“迫害”修炼者的真正元凶。但李洪志和“法轮功”却反咬一口,他们将因违法犯罪而被依法惩处的“法轮功”人员说成是受到中国政府“迫害”。

三是通过制造外部闹事事件达到加强内部控制的目的。近几年来,“法轮功”在境内外越来越不得人心,内外交困,危机四伏。在“法轮功”每况愈下的不利形势下,“法轮功”内部新旧派系矛盾加剧、争权夺利、内耗严重。在这种形势下,李洪志正是想通过“讲真相”活动的不断升级,不断制造事端,通过激化外部矛盾,达到转移视线、消除内部矛盾、加强内部控制的目的。

但是,聪明过度的李洪志虽然机关算尽,但最终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正如前述,李洪志出尔反尔否定了“法轮功”最初赖以起家的那些基础“教义”,使其威望锐减,内部的怀疑和不满情绪日增,教主地位发生动摇;制造事端、煽动闹事、扩大与政府和人民的对立,使顽固分子被关押,导致其闹事的社会能量大减。

所以说,虽然李洪志绞尽脑汁想加强对习练者的精神控制,但最终只能落得众叛亲离、孤家寡人的可耻下场。(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