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反邪教


“法轮功”的信息控制

[ 来源: | 作者:祝秀琴 | 发布时间:2023-11-10 | 浏览:1213次 ]

信息是事物现象及其属性标志的集合,是人心理活动的原料。从认识论和信息论的角度来讲,人脑中信息量的数量和种类将直接决定人们认识事物、衡量是非的客观公正程度。也就说一个人的信息一旦闭塞,他的思维功能就有可能失常。为此,邪教组织常常采用封锁批评观点和反对意见的形式来控制信徒的信息,进而达到控制信徒思想的目的。

“法轮功”组织对习练者的信息控制非常严密,并且是循序渐进的过程。

“法轮功”在其传播初期,打着祛病健身、做好人、不参与政治等幌子,吸引了习练者步入其中,但随着他们修炼时间的加长,习练者得到的结果往往不尽人意:

有的相信“消业”有病而拒医拒药,导致死亡;有的为了修炼抛弃亲情,导致家庭破裂;有的为了“圆满”自杀杀人。此时,部分习练者进行了理性的思考,有的因此放弃“法轮功”。这对于李洪志来说是致命的打击。为了掩盖真相,使习练者继续跟随其修炼,李洪志除约束习练者的行为外,还采取了一些手段对习练者进行信息封锁与控制。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否定人脑中原有的正常信息

信息,从来源上看,可分为直接获取的信息和间接获取的信息;从获取信息的时间先后来看,分为已经储存的信息(原有的信息)和即将获取的信息。李洪志要控制习练者的信息,就必须否定原有的信息和杜绝“法轮功”以外的信息来源。

为此,李洪志首先否定人的正常信息:

否定自然、社会以及人类。他说:“地球是宇宙的一个垃圾站”(《转法轮卷二》);“你看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悉尼法会讲法》);“在很高境界的生命看人都是像垃圾一样”(《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同时还否定伦理道德、法律、科学。他说:“人的这个身体结构是神造的”(《北美巡回讲法》);“你真正的父母是在宇宙产生你那个地方”(《悉尼法会讲法》);“人类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机械地限制人,封闭人”(《旧金山法会讲法》);“人类现在的科学实质上是站在一个错误的基点上发展起来的,对宇宙、对人类、对生命的认识都是错的”(《纽约法会讲法》)。

李洪志甚至否定是非标准和人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反对有病求医问药、反对救助残疾人、反对救灾济贫甚至反对“献血”救死扶伤以及见义勇为。他说:“我们人类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程度,几乎人人都是业滚业滚来的,人身上都有相当大的业力”(《转法轮》);“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转法轮》);“其实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难、有痛苦是在为人还业,从而有幸福的未来……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越最后越精进》);“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转法轮》);“但人一有病就吃药,或采取各种方法去医治,那么实质上就是把病又压进身体里面去了”(《精进要旨》)。

李洪志把整个世界文明发展的一切成果和知识都否定了,也就是否定原来习练者所认识的一切,使习练者对原有的信息产生排斥心理,为塑造邪教思维提供了前提。

二、摒弃修炼以前已有的正常人的信息

否定了习练者原有的信息,为摒弃原有的信息奠定了基础。既然原有的信息都是荒诞的、不可靠的,那么,李洪志顺理成章地提出了摒弃已有信息的要求:去掉“人心、执著”。

李洪志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那些所谓美好的向往与愿望也就成了永远也得不到的痛苦执著的追求”(《走向圆满》);“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他,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去掉最后的执著》);“因为社会到了这时候人心都不好了”(《休斯顿法会讲法》)。

按照李洪志的以上说法,习练者一切正常的追求和欲望以及所关心的事物都是执著心,要想修成正果,修炼者只有按照师父李洪志的要求全部放弃。也就是说,叫修炼者去掉事业心、责任心、进取心、名利心,抛开社会、事业、家庭、妻儿、亲朋……总之,去掉一切欲念,远离常人社会的一切事物,彻底清洗脑子,保持意识纯净。实际上让习练者在完全抛弃人的观念中,摒弃了原有的正常人的信息。

摒弃了修炼前已经储存的信息,就为接受“法轮功”的信息提供了必要条件。

三、杜绝“法轮功”以外的一切信息

否定了正常的信息,摒弃了已有的信息,但不等于排除了邪教以外的一切信息的干扰,所以李洪志跟其他邪教教主一样,提出了排除外界干扰的方法。

(一)李洪志强调修炼要专一,即“不二法门”

“不二法门”本是佛教用语,指显示超越相对、差别之一切绝对、平等真理的教法。而李洪志篡改与扭曲了“不二法门”的本意与内涵,他说:“修炼的理是要专一的。在佛教中叫不二法门”(《悉尼法会讲法》);“在佛教中都要讲不二法门,也不允许你掺着修的”(《转法轮》)也就是说修炼者要专一于“法轮功”、专情于李洪志,就是“不二法门”。为此,“不二法门”就成了“法轮功”组织的重要教规。

李洪志对弟子说:“修炼是个严肃的问题,一定要专一”(《转法轮》);“你如果脚踩两只船,又修这个,又修那个,什么也得不到”(《转法轮》);“我讲过不二法门,如果不能够专一的修炼大法,就不能在我们大法中圆满”(《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不要他们的任何东西,要了会使你造成不二法门的严重情况……执著于大法以外的任何东西都会使你半途而废”(《欧洲法会讲法》)。

他甚至还用“法轮”变形来威胁弟子说:“我发现许多老学员的法轮还是变形了。为什么呢?你掺进其他东西练了,你要了别人的东西了”(《转法轮》)。

为此,习练者不敢也不愿意再关注“法轮功”以外的信息,他们除了看“法轮功”的有关书籍、音像制品外,连广播、电视、报刊等也不能涉猎。这样就杜绝了外部信息渠道,而在外部信息来源阻断之后,他们固有的倾向于“法轮功”的信息就会蔓延扩展。

李洪志除了自己宣传习练者要专一修炼外,还授意“法轮功”媒体“明慧网”等采取引诱、威胁等手段,对习练者进行宣传。如2007年10月27日,“明慧网”以《认清“电视魔”,切勿再放任》为题,以“有关‘看电视的教训’系列文章”的形式刊载了22篇“弟子交流”文章,大肆渲染习练者看电视带来的所谓危害等,无非是想表明:一是看电视容易受到“魔性”信息的控制;二是看电视耽误了“学法”“修炼”和“讲真相”大业;三是看电视入迷后会出现各种“魔”的干扰,“师父”“法身”也会不高兴等。其大意均大同小异,万变不离其宗,无非是警告习练者要远离“常人信息”。当然,总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通过此种信息控制手段堵塞习练者的信息流通渠道,限制习练者的信息审查能力,转而以接收“法轮功”的各种反面信息为主,强化他们对“法轮功”习练者的思想控制力度。

(二)李洪志诱导弟子隔绝与常人社会的关系

李洪志不仅从其教规上以“不二法门”为由,杜绝“法轮功”以外的信息,而且还编造了一套隔绝修炼人与常人社会的歪理邪说,封闭修炼者外来信息的来源。

他一方面说:“人是做了坏事从不同层次上掉下来的”(《欧洲法会讲法》);“在很高境界的生命看人都是像垃圾一样”(《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另一方面又说:“其实你们再也不是常人中的人了,你们都回不去了,你们真的回不去了,你们和常人的差距相当之大了”(《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修炼的人是走在神路上的”(《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这使得修炼人因藐视人间的常人包括亲人,不愿再与常人有任何瓜葛,也就隔绝了他们与常人的联系。他们会在“法轮功”相对封闭的修炼中,逐渐杜绝来自常人社会的正常信息,进而变得越来越痴迷。

(三)李洪志剥夺弟子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

李洪志特别关注拥有重要社会影响的宗教,为了剥离修炼人与宗教的关系,李洪志通过贬低宗教,剥夺“法轮功”习练者的宗教信仰自由,把宗教信息来源也给他们堵上了。

李洪志说:“宗教邪变了”(《佛法与佛教》);“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公开传正法……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转法轮》);1999年5月3日,有信徒在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上提问:“我信仰宗教,不想放弃它。按大法要求,是应该不二法门的,我难以选择大法和宗教,请问怎么办?”李洪志回答:“目前一切正教都没有神管了,宗教中的人都在为钱财地位而争斗。人为什么信宗教是个大问题了,这些道理我已经讲的非常清楚了。”

这样,“法轮功”习练者获取正常人的信息渠道完全被杜绝了,在封闭的信息状态下,习练者的辨别能力和思考能力就会失控,在此基础上,邪教理论就能乘虚而入。

四、灌输“法轮功”的单一信息

李洪志杜绝了“法轮功”习练者的正常信息渠道后,有针对性地提供了接受“法轮功”信息的方法。

(一)强调要多看书“学法”

李洪志说:“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作为学员,脑子装進去的都是大法,那么,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炼者”(《精進要旨·溶于法中》);“我告诉大家,要多看书,多看书,多看书,一定要多看书……你要达到了果位,你要修炼圆满所知道的一切都在里面,所以一定要多看书,多看书”(《瑞士法会讲法》);“大家要珍惜法,一定要反复地看书,你就在提高……你只要学到底你就能圆满”(《美国东部讲法》);“读法的遍数会增加你的圆满的进程”(《美国西部讲法》);“这本书里的内涵是相当大的,你看一万遍都能指导你修炼,直至你圆满……这就是为什么很高的神讲:你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梯子——《转法轮》”(《悉尼法会讲法》)。

李洪志在多次讲法中还经常引用一个习练者读《转法轮》200遍的例子,让习练者在“学法”中比学,谁读的多、背的多,就认定这个习练者修的“层次”高。

因此,习练者觉得只要不断地读李洪志的书,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他们就会按照李洪志的要求,把几乎所有时间都用在看书“学法”上,日常生活时间包括吃饭、睡觉,都被压缩到最低限度,不断地接受李洪志歪理邪说的灌输。

而这种单一信息的不断重复刺激,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习练者就是在接受李洪志歪理邪说的催眠。

心理学认为,当注意力长时间高度集中在一件事物上,如练气功的“意守丹田”、难以入眠时反复数数或感觉受到外界长时间反复单调刺激,如乘火车长途旅行听到车轮声等,意识就容易进入催眠状态。催眠师也主要是利用“长时间反复单调的刺激”这一特点来催眠受试者。意识进入催眠状态后,只对催眠师的命令或自己关注的内容发生反应,毫不怀疑地执行催眠师的命令或按照自己关注内容的要求行事,而对其他事物漠不关心或没有反应。大脑皮层接受催眠师命令的部分或自己关注内容的部分,呈强烈的兴奋(清醒)状态,而其他部分则处于完全或不完全的抑制(睡眠)状态。抑制程度深的人,这时可以对其进行剖胸或剖腹手术而毫无痛觉,此所谓催眠麻醉。处于催眠状态的人很容易出现幻觉,尤其在暗示下更可引发幻觉等精神障碍的表现,甚至诱发精神分裂,如气功练习不当引发精神障碍已是公认的事实。

而“法轮功”“练功”方式的特点之一是“练功”时间长——每次持续两三个小时,每天早晚两次。此外,李洪志还要求习练者只要有时间就念“经文”,以“加快功力增长”。这就使一些人每天无休止地读他的书、听他的录音、看他的录像。这种长时间反复接受单调刺激的“练功”方式,使习练者的大脑从早到晚一直充斥着那些所谓“圆满”“升天”“消业”“去魔”等“法轮功”信息。大脑皮层接受“经文”的部分自然呈现强烈的兴奋状态,而皮层的其他部分——几十年形成的对客观世界和对自己认知的理性逻辑性部分,则处于被抑制的状态。从而表现为习练者除对李洪志和“法轮功”充满兴趣外,对其他事物,包括对自己的亲人、亲情以及自己以前学习的科学知识,都因为相应部位的大脑皮层处于被抑制状态,而表现为毫无兴趣、木然,甚至反感。这些足以说明“法轮功”“练功”方式不仅具备了心理学催眠的条件,而且实际上确使习练者的意识进入了典型的催眠状态。

按照心理学的分析,一般催眠后会出现以下结果:一是被催眠者由于排除或较全面地抑制大脑里的刺激信息,大脑皮层上的神经中枢基本都处于抑制状态,人会出现似睡非睡的情况,意识保持了相对的纯净,正常的辨别能力、思维能力等被抑制;二是接受新的信息刺激和催眠者的某种诱导,并且随着刺激信息的加强和诱导程度的加深,被催眠者的意识就逐步被施术者控制,直至完全被控制。也有的会在新的信息刺激下,出现大脑神经的兴奋状态,以至产生幻觉。

(二)强调弟子只能听命“师父”的安排

接受“法轮功”单一信息灌输的“法轮功”习练者,尽管封闭了正常人的信息后,辨别能力和正常思维能力有些失衡,但有时他们也能看出李洪志歪理邪说的破绽。所以,为了控制习练者的叛逆思维,李洪志自我神化,说他能推迟地球爆炸,有四大功能,是宇宙主佛,是“全世界唯一能度人的人”。

李洪志说:“我确实做了一件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传了更大的宇宙的根本大法,无论你翻遍古今中外所有的书都没有这些”(《悉尼法会讲法》);“多少人我都能管,全人类我都能管”(《转法轮》);“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做”;“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在李洪志自我神化、自我吹嘘下,习练者误认为“师父”“法力”无边。因而不敢怀疑,只好唯命是从。

(三)强调“法轮功”媒体信息的重要性

李洪志利用媒体平台传播一些负面信息以毒害习练者。李洪志说过,重大问题看“明慧网”,所以,很多习练者除了学李洪志的讲法之外,还坚持上“法轮功”的网站,浏览信息。而秉承李洪志的“旨意”,“明慧网”“大纪元”“阿波罗网”等“法轮媒体”,各施手段,分工明确。有的着重刊载李洪志的“经文”;有的刊登大量有关中国国内“法轮功”习练者遭到“酷刑”“折磨”“洗脑”等这类莫须有的信息、文章和所谓“被害者”的照片,动辄以恶毒的语言攻击从事反邪教工作的人员,说他们是“恶人”“恶警”“旧势力”等;有的以 “常人媒体”形式出现,以满足习练者对各种常人信息的获取欲望;有的通过开辟“天灾人祸”“异象和预言”等栏目,大肆刊发各种捕风捉影式的所谓“预言”和“异象”,强迫习练者接受“中共已引起人神共愤”的信息;还有的则充分发挥电视媒体有声有影的作用,大力宣扬“法轮”信息和刊发大量反对中国党和政府的图文。

这进一步杜绝了正确的信息来源。习练者在“法轮功”反面信息不断强化下,其思维也就不断扭曲,以至对“明慧网”等媒体的荒诞宣传笃信不疑。

(四)加强弟子内部交流

弟子内部交流是“法轮功”组织的内部仪式,其目的是通过“集体练功”、 “集体学法”等手段,使修炼者的思想能在特殊的氛围里得到同化,从而阻挡“法轮功”以外的信息,接受“法轮功”的单一信息。

通过内部交流,习练者在相互切磋中阻断“不良”信息,如对其教义产生怀疑,认为自己的悟性低,尚未上层次;动摇者不再动摇;不精进的与同修对照,认识到自身存在的问题,不断地去掉身上的“一切执著”,以更加痴迷于“法轮功”。同时,“集体练功”能营造轻松、愉悦、互助的氛围,使在现实生活中缺乏情感关怀、受到挫折、缺少温暖的人,感受到家的感觉,找到生活的归宿,陷入心醉神迷的状态,所以限于弟子内部的交流能更好、更快地规正“不良信息”,封锁与人类社会的互通,达到封闭“大法弟子”思想与感情、控制其思维与行为的目的,逐渐把一个有正常思维能力的人变成任其摆布的木偶。

从李洪志控制“法轮功”习练者信息的手段来看,“法轮功”组织跟其他邪教一样,都是通过减少和杜绝正面信息的方法,如“不二法门”、与世隔绝、剥夺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等,广泛宣传“法轮功”的信息,如通过李洪志讲法、“法轮功”主流媒体“明慧网”“大纪元”等进行邪教内容的灌输,使信徒在单一信息的催眠下,逐渐失去思考能力和辨别能力,进而接受其信息控制。